《權力的游戲》第8季最后6集大結局會變爛尾嗎?

  • A+

由HBO電視臺傾力打造,改編自喬治·R·R·馬丁未完結長篇奇幻小說《冰與火之歌》的電視劇《權力的游戲》(Game of Thrones)即將迎來第八季,也是權力的游戲最終季。

 

權力的游戲的影響力無需多言,隨著劇集預熱期的到來,權力的游戲接下來的每一個預告都會被“游學家”們逐幀肢解,分析出成噸的高論來。

 

——但是實話實說,每當和別人聊起這個大結局,艾薇的內心毫無波瀾。

 

選錯的名字,打錯的算盤

當劇集主創們(you know who)敲定“Game of Thrones”作為劇名的時候,一定料想不到《冰與火之歌》在九年之后還會爛尾—— “權力的游戲”這標題本身就是一個大寫的 “失誤”。

 

如果你還不能理解用第一卷標題代替小說名字這件事到底有多蠢,那你可以試試把《魔戒》改成《護戒使者》,或者把《獵魔人》改成《白狼崛起》,又或者把《星球大戰》改成《曙光乍現》……這真是荒唐極了。

 

事實上馬丁本身就不是一個規劃性很強的人,別忘了他的老本行是影視編劇,在美國,一部劇邊寫邊播是很正常的事情。馬丁僅憑一個夢境中的畫面創作了《冰與火之歌》,在篇幅管理這件事上,老爺子那是出了名的不靠譜,最開始,馬丁只是想寫一個三部曲,隨后變成四部,然后又變成六部,目前信誓旦旦的說只有七部,但如果你仔細讀過書,你會發現以目前的進度,怎么也不像七卷能完結的樣子。

 

艾薇想表達的是——連馬丁自己都沒想明白的事情,編劇又怎么可能了如指掌……如果事到如今你還覺得編劇口中的“馬丁早就告訴我大結局了”這句話靠譜兒的話,那我們不妨再打個比方——就算吳承恩提前告訴了你大結局(事實上他不告訴你你也知道不是么),還有第二個人能寫得出《西游記》嗎?

《權力的游戲》第8季最后6集大結局會變爛尾嗎?

事實也證明,他們看起來是真的寫不出來了,在權力的游戲前六季全部為十集的情況下,權力的游戲第七季縮短為七集,權力的游戲第八季砍為六集還拍了兩年之久。

 

最近的采訪中,馬丁已經明確表示自己沒有閱讀最終季的劇本,并且表示出一副毫不關心的樣子,“《權力的游戲》由原作親自操刀改編”這個賣點到第八季,也跟著劇集一起“全劇終”了。

 

當然了,回過頭來看這也不能全怪HBO的主創們,只能說是他們打錯了算盤,高估了老爺子的填坑速度,去改編一部沒寫完的小說。

 

被過度透支的爽點

 

“殺掉肖恩賓”是一個很棒的營銷點子,九年前艾薇看到海報中坐在鐵王座上的豆叔時,心里就在罵“啊,多么狡猾的編劇!”。

 

這和小說里殺掉奈德·史塔克是全然不同的——書里是POV模式,可沒有演員咖位這種東西,奈德就是奈德,沒人會告訴你他的扮演者是個著名的電影明星,一直領便當的那種,甚至在《指環王》里演過波羅米爾!

 

艾薇到今天還片面地認為,整個“權游”的巔峰就出現在第一季第九集。似乎就在奈德·史塔克的腦袋被砍掉時,這部劇的爽點也已經被透支完畢了,后面只不過是在無限重復這一模式。

 

在權力的游戲第八季有限的時間內,權力的游戲前七季的“幸存者”們將像沙丁魚一樣擠在維斯特洛,等待編劇的集體處決: “你猜誰會死?”“你猜他/她哪一集死?”“你猜他/她要怎么死?”

 

再看原作,“殺人”的確是《冰與火之歌》的一大爽點,但卻不是唯一的。發掘作者埋伏在文字之間的草蛇灰線,并去努力想象出場景畫面,并整理之間撲朔迷離的關聯是貫穿始終的閱讀體驗,這種驚喜感類似洗衣服時兜里掉出一把硬幣來,一枚一枚存入撲滿,到了后面的章節時,兌現成一張存折。

 

但到了《權力的游戲》里,不管出于怎樣的考慮,劇集一方面刪減掉了幾乎所有的伏筆,另一方面,鏡頭語言和演員的面孔預設了太多的潛臺詞,擠壓了想象的空間——這就像如果你在第一集就看到了丹妮的nai子,那么許多驚喜在日后也就不復存在了。

 

所以艾薇并不是在抨擊《權力的游戲》不好看,相反,艾薇承認《權力的游戲》制作極其精良,臺詞、道具、動作、特效、場景都很完美。但劇情……如果你是說是男女主雙雙開掛打鬼撿寶升級上床這種爽文套路的話,那它的結局到底有啥可以期待的呢?

 

艾薇的意思其實是,如果你看過小說的話,會有這樣一種感覺——權力的游戲也許從第二季就已經淪為靠演員演技和道具、特效燒錢支撐起來的劇情黑洞。這也是為什么艾薇很享受本劇的觀看體驗,卻絲毫不會期待他的結局,可能在其完結后的某個午后,斷斷續續的看完,這種感覺就像是在看一部奈飛,而不是HBO。

 

再過八年就好了

 

馬丁和《冰與火之歌》是否偉大,在今日仍是一個充滿不確定性的問題,作為一部長篇作品,能否善始善終,講好講完一個故事非常重要。

 

我們公平地假設,如果《冰與火之歌》在此時此刻戛然而止,變成一部爛尾之作,很多光環都將消失。這可能也是馬丁及《冰與火之歌》暢銷之余卻在奇幻大獎評選中頻頻失意的原因吧。

 

前面說過,“馬丁是否劇透了”對編劇而言是一個兩難抉擇,如果是,那么電視劇就變成了命題作文,如果不是,則淪為同人創作。同樣的道理也應用于《冰與火之歌》,毫無疑問電視劇的超前毀掉了小說的神秘感。

 

顯而易見的,雙方都在努力遵循商業合同的某些條款,為自己當初與惡魔訂下的契約償還代價。編劇與馬丁之間充滿曖昧的搪塞之辭,既沒有厘清書、劇之間的界限,也沒有解答劇粉、書粉任一群體心中的疑惑。

 

而劇集和小說的眾多潛在“受害者”里,小說讀者首當其沖,他們將在今年夏天面臨巨大的劇透風險。

 

不過慶幸的地方在于,再過八年,我們可能就把《權力的游戲》忘的差不多了——到那時,《凜冬的寒風》大概也該出了。

 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